欢迎来到恒卓咨询机构官网! 旗下品牌:奥博智能7LEAN精益咨询国际精益学院中国班组
道场建设培训
精益制造一站式解决方案免费咨询,咨询热线:400-9975-088当前位置: 主页 > 管理研究 > 微管理 > 中国管理的2015 >
推荐内容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400-9975-088
咨询电话:0755-27998561(直线) 27998560
E-mail :mk@herozu.com
公司地址:深圳市宝安区福海街道中粮机器人产业园7栋1楼

[中国管理的2015]人才篇:人力成本、人力资源和人力资本

作者/整理:微管理 来源:www.herozu.com 2015-11-17

       【作者按】跨越2014年,中国企业正走在又一个十字路口,国企改革新政尚未出台、民企转型升级亮点不多……;展望2015年,中国企业将迎来进一步两极 分化,少数企业在国际舞台继续高歌猛进,部分企业因行业洗牌将加速衰退。我们不敢代表中国管理,我们只是用一个管理从业团队的视角,管中窥豹,从创新、转 型、领袖、人才、咨询、精益、互联和娱乐等八个侧面,对中国管理作一些分享。2015年,中国管理有挑战,也有惊喜。2015年,必将记录中国管理人一段 不平凡的历史。
 
 
人力成本时代、人力资源时代与人力资本时代。

到德国或者日本,人人都羡慕那种几十年如一日、严谨专注、专业敬业、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羡慕,但是,我们暂时学不到会。为什么?

 

他们已经在人力资本时代,而我们的企业还停留在人力成本和人力资源并存的时代,甚至是完全的人力成本时代。

 

通俗地讲,除了企业须知和岗位技能等应知应会,基本不给员工和管理者培训的,是人力成本时代。基于员工和管理者的能力素质模型,构建完善的企业员工培训体系,持续提升员工职业成熟度的,是人力资源时代。基于企业的需求,基于员工的天赋、梦想、爱好与选择,企业和员工都愿意为员工个人增值投资,通过员工增值实现企业增值的,是人力资本时代。

 

从中国农民工与德国工匠,看我们在人才方面的差距。

一个员工,进到企业的第一个小时,恨不得就马上派到生产线的企业,无论名气有多么高大上,这样的企业需要的不是职工,是农民工。农民工不是社会对农民的故意贬损,是中国特定社会状况下,对来自农村的广大打工者“亦工亦农”现状的描述,也是中国现有广大产业工人职业成熟度的真实反应。

 

    德国工匠不会诞生在今天的中国,因为中国目前还没有孕育他们的土壤。今天的中国企业是不愿意为员工2-3年的双元制教育买单的,因为绝大多数企业连新员工入职培训用的技能训练室(日本叫技能实作道场)都没有,班组长和教练级员工也没有接受过日本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大力推广的工作教导(JI)培训。新员工入职后经过简单的企业制度文化的说教后,就“赶鸭子上架”扔到生产线,接受传统的师傅带徒弟的培训。

 

    德国工匠如果到中国来,少数几个可以放在高大上的企业里当花瓶,多了就只能饿死,因为第一太贵,第二我们的企业容不得他们精雕细刻。中国工人的薪酬到现在还是欧美日韩的几分之一,大部分企业已经被用人成本压得喘不过气来了。所以,中国企业最喜欢的还是农民工,甚至,连农民工都嫌贵。农民工们迫不得已在工人和农民之间往复游走,所以近14亿人口的中国才会出现用工荒的现象。

 

工业4.0不仅是硬件和软件的革命,也是人才的革命。

今天的中国工业4.0的火爆程度,远远超过它的出生地德国。中国企业都阔步走在机器换人的大道上,很多企业都期待通过自动化、信息化和智能化快速“赶美超欧”,实现弯道超车,但是对工业4.0必需的灰领人才的培养却关注甚微。

 

从世界工业发展史来看,工业2.0以前的时代,都是人力成本时代,也叫物本时代。那个时代把人当机器,要求人去适应机器的节拍,物化人性,忽略人性,忽略人在劳动过程中能力还可以提升这个特性。对应工业3.0时代,是人力资源时代,也叫人本时代。这个时代管理心理学进入了工厂,同样的人,不同的激励带来价值不一样,尊重员工,以人为本,不再是口号,而是实现人力资源持续增值的必要条件。用丰田的话说,造物之前先育人,员工在学校教育20年;毕业之后到企业要给他们培训40年。未来的工业4.0时代,应该是人力资本时代,也叫能本时代。企业投资用于两个方面:搭建平台和培育员工。通过平台,员工直接面对客户面对订单,同时,通过平台和授权,员工具有满足客户需求的所有资源,员工自己决策,可以在平台上充分地展示自己,他们在实现自我价值的同时为企业创造价值。

 

    因此,工业4.0不仅是硬件和软件的革命,也是人才的革命。没有满足工业4.0需求的人才培养和用留机制,即便实现了弯道超车,也会最终被人甩出好几条大街的。

 

“双元制”职业教育,德国的人力资本模式。

       德国的双元制”职业教育的特点是:两个学习地点――企业与职业学校;受训者的双重身份――学生与学徒;两类教师――实训教师与理论教师;两种教材――实训教材与理论教材;两种考试――实训技能考试与专业知识考试;经费的两条渠道――企业与国家。学生的培训费用大部分由企业承担,职业学校的费用则由国家及州政府支付。企业除了出资购置培训设施、器材及原材料、学习资料以外,还须支付学徒在企业培训期间的生活津贴和实训教师的工资。

 

员工在正式为企业服务三年前就要投资一笔不菲的培训费用,没有有效的用人和留人机制,傻瓜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买卖。所以,人力资本时代看起来简单,要实现难度还是很大的。大多数中国企业都希望用农民工的工资投入,获得德国工匠的素质能力(不是说贵公司,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从0到1。

       笔者仅仅只是用中国农民工和德国工匠作为例子来对比,其实,在工程师、职业经理人、咨询师、甚至大学教授、工程院士的培育和认证上,我们同样有很大的差距。我们可以从职业教育入手,实现中国企业人才培养模式从01的突破。

 

2015年往后,企业员工技能训练道场将逐步在中国形成趋势。

 

2015年开始,企业化的中国职业教育改革试点将逐步展开,35年后,第一批在职业教育改革中吃螃蟹的学校,将成为新时代正面的“蓝翔”。

 

    通过从1N的复制,与以前的农民工不同,较高职业成熟度的90后和00后员工,才能为中国制造展开新的一页。

 

       (微管理原创文章,欢迎转发,请勿修改,转载请注明来自“微管理”,谢谢!)


       链接文章:【高管信箱A0007】到底什么是倒三角形组织?为什么稻盛和夫等那么多人研究倒三角形组织?